重拾“举国体育”机制?30年俄罗斯足球“画了一个圆”


上一期的 《站在俄罗斯看中国——他们就像一面镜子,把中国足球照了个遍》 ,我们从俄罗斯身上找到了许多中国足球的影子,本期我们仍将持续推出《站在俄罗斯看中国》专题,而今天将要介绍的内容则是俄罗斯职业足球、俄罗斯青训的颠覆与重建。P.S. 明天我们将推出《站在俄罗斯看中国——草根足球的日常和发展》,走近俄罗斯的社区足球、校园足球,还原最真实的俄罗斯草根足球生态。

提及俄罗斯青训的重建,不能不提阿布的国家足球学校计划(NFA)。事实上,现代俄罗斯的全国青训体系重建,就是源自这个来自私人资本的项目。

正是阿布拉莫维奇的2亿美元,为百废待兴的俄罗斯解决了最迫切的硬件设施,而依靠自己的荷兰足球顾问,阿布为俄罗斯国家队带来了希丁克和艾德沃卡特2位教练,以及自上而下的荷兰式青训理念。

阿布为首的寡头足球曾在21世纪初为俄超带来了短暂的虚假繁荣,不仅催生了大量引入高价外援,也出现了科诺普廖夫这样专注于青训的投资商。随着2008年经济危机的打击,这次虚假繁荣以莫斯科迪纳摩、莫斯科FC、希姆基和土星4支寡头球队降级或消失告终。

但每年预算高达5000万美元的国家足球学校计划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因为几乎长达10年的油价高企,为俄罗斯提供了短暂的经济繁荣,8年前这场“石油增长”迅速壮大了泽尼特、斯巴达克、中央陆军和火车头,也让安郅和克拉斯诺达尔这样的传统足球落后地区得到了发展机遇。

更重要的是,除了传统的青训体系因资金注入得以复苏,私人资本着力于青训开始成为潮流,甚至有了车尔塔诺沃这个能在寡头经济夹缝中生存的公立学校。

虽然2014年开始的卢布贬值和经济制裁,极大影响了俄超的发展,但已粗成规模的青训框架已经基本确立。全俄有超过70家足校,其中规模较大,成绩运转良好的30家足校在2016年开始被纳入了俄足协钦定的新青训战略。

这套战略是参考了荷兰和西班牙的青训经验,以德国的全国模式为蓝本。虽然俄罗斯足球在青少年赛事领域,只在U17级别有成绩上的突破,可这次世界杯戈洛文、佐布宁的崛起,意味着俄罗斯足球的春天已经开始到来。

从举国体制到寡头足球,再从私有化的青训框架回归到“举国体制”,俄罗斯足球的青训,在将近30年的时间里,走了整整一个圆。

尤里·科诺普廖夫是萨马拉当地的1位富豪,2003年,也就是俄罗斯的苏联式青训体系崩溃12年后,他在汽车城陶里亚蒂独立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科诺普廖夫足球学校,志在深耕青训。3年后,科诺普廖夫足校就收获了硕果——6名学员入选了俄罗斯U17国少队,随队夺得了2006年U17欧少赛的冠军。

科诺普廖夫聚集了俄罗斯最好的200名青少年足球教练,投资了1300万美元完善室内训练设施。同时,通过面向全国的选拔,招募了超过1000名小球员。

为了留住人才,他甚至为球员们支付了微薄的薪水,足以让他们在汽车城全新的青训营安心训练。足校先成为了陶里亚蒂“拉达”俱乐部的梯队,代表这家汽车俱乐部参加乙级联赛,2006年被阿布拉莫维奇收购后,又成为了萨马拉苏维埃之翼的卫星队。

科诺普廖夫足校先后走出了扎戈耶夫、佐布宁和库捷波夫3位本届世界杯的俄罗斯国脚,也一度成为过去10年俄罗斯依靠私人资本重建青训体系的典范。

寡头资本控股的莫斯科斯巴达克、火车头、迪纳摩、泽尼特和中央陆军也都恢复了各自传统的足校规模,被苏联解体破坏的青训体系,开始有了全面复苏的迹象。其中,先被俄国有天然气集团赞助,随后又被并购的泽尼特投资最多,2006年至今已接近1亿美元,雄踞榜首。

2008年,俄罗斯“超量”(Magnit)连锁超市集团的老板加利茨基收购了北高加索的克拉斯诺达尔,并效仿科诺普廖夫模式,重点放在青训而不是引入大牌巨星。10年来他为高加索黑牛军团投资超过4亿美元,除了新建可容纳3.4万人的球场,还建立了不亚于科诺普廖夫足校规模的青训体系。

目前俱乐部有梯队拥有超过320名球员,他们是从来自全国各地的1.1万儿童之中选拔出来的精英。2015年拿到U17欧少赛殿军的俄罗斯国少队有3人来自克拉斯诺达尔青训体系,与莫斯科斯巴达克并列,仅次于圣彼得堡泽尼特和莫斯科火车头(4人)。8年来,加利茨基在青训领域的投入超过7000万美元,排名俄超第2位,已超过了莫斯科的四大传统青训豪门。

同年,尼古拉·拉林和D·波利雅茨金接管了已有32年历史的莫斯科车尔塔诺沃足校。这座足校是1976年由莫斯科州政府创办,1991年苏联解体后被校长沙维尔涅夫“私有化”,改为车尔塔诺沃教育中心,但因经费拮据一直勉力维持,直到2008年迎来新生。

拉林入主前这家足校在全俄仅排名第28位,他重用有科诺普廖夫足校工作经验的D·波利雅茨金,资金和经验到位,效果立竿见影。2年后,车尔塔诺沃就获得了与莫斯科顶级足校斯巴达克、中央陆军较量的资格。2012和2013年,车尔塔诺沃先后拿到全俄1996和1999年龄组冠军,2013年U17欧少赛冠军队中,18名成员有6人来自车尔塔诺沃足校。

车尔塔诺沃足校自组的球队新赛季将首次征战俄甲联赛,为青少年球员们积累宝贵的职业联赛经验。但作为俄罗斯仅有的没有顶级俱乐部作为母队挂靠,也没有私人资本投资的公立学校,虽然得到莫斯科体育与旅游部支持,也还需要寻找更大的赞助商,支撑他们完全依靠足校嫡系球员杀入俄超的梦想。

科诺普廖夫模式与阿布投资的国家足球学校,属于非常特殊的富豪个体营建足球青训体系的个案。尽管阿布在2004年开始注资国家足球学校,有着非常复杂的政治背景,是在普京大力铲除国内寡头,将俄国主要经济体收归国有的背景下,向普京妥协求生的结果,但客观上部分地扮演了足球举国青训体系的角色。

不过,2010年夏开始阿布已逐渐减少对国家足球学校的投资,到2013年夏彻底结束这项长达10年的投资。当时,阿布的基金公司“磨坊”基金声称,停止投资国家足球学校是因已完成了这个项目的全部目标。

这10年,阿布总计投资超过2亿美元,除了承担希丁克每年高达700万美元的薪水,还包括新建了130块全新的全天候草皮球场,为俄罗斯的足球青训奠定硬件基础。

阿布的退出,并不意味着国家足球学校项目的终结,因为接盘的是财力更加雄厚的俄国有天然气集团。从这时开始,国家足球学校才真正成为俄罗斯国有的足球青训计划,从而彻底结束了私人富豪资助的时代。

不仅是国家足球学校,就连科诺普廖夫足球学校也被“国有化”,萨马拉州政府在阿布撤资后,成为了俱乐部主要的投资者,并将足校正式列为当地的俄超俱乐部萨马拉苏维埃之翼的梯队。

莫斯科的车尔塔诺沃足校,在过去的40年经历了国有和转变为私有的过程,现在也开始重回国有之路,得到了莫斯科体育与旅游部的大力支持。

2014年3月,普京下令恢复苏联时代的“劳动与卫国体育制度”,意味着经过23年的艰难挣扎,俄罗斯不仅是足球,全民体育从体制上又回到了曾带给苏联辉煌荣耀的举国培养体制。

“劳卫制”作为苏联举国体育体系的基石,为苏联体育的屡创巅峰奠定了坚实基础,2014年9月正式开始恢复的俄罗斯新“劳卫制”也是在苏联旧体制下进行修改,将6岁以上公民分为11个年龄段,规定各年龄运动达标成绩,不仅将全俄公动和健康状况纳入了举国监控,还将作为各级学生的附加成绩,并在个人强制医疗保险上给予奖励。

俄罗斯国家队在2008年欧洲杯上取得苏联解体后最好的大赛成绩,但2012年欧洲杯和奥运会俄罗斯却跌入低谷,直到2014年主办索契冬奥会才重返巅峰,拿到金牌和奖牌榜第1位。

虽然去年开始爆发的禁药丑闻重创了俄罗斯体育,但这次世界杯的表现显然坚定了普京在体育领域重返“举国体制”的信心。将足球青训逐渐国有化,恢复“劳卫制”,就是俄罗斯试图重现苏联时代体育和足球大国雄风的战略转型。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